巴黎大师赛-西西帕斯伤退 阿利亚西姆总决赛梦碎

巴黎大师赛-西西帕斯伤退 阿利亚西姆总决赛梦碎
18岁小将阿尔卡拉斯再次展现能打硬仗的素质 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,2021年ATP1000巴黎大师赛结束男单第二轮争夺。多场比赛爆出冷门,幸运落败者科普费尔继首轮淘汰安迪-穆雷后,本轮又直落两盘击败了阿利亚西姆;另一位幸运落败者波普林在面对西西帕斯时,第一盘收到对手送出的退赛大礼晋级16强;资格赛球员吉隆双抢七胜出淘汰施瓦茨曼;阿尔卡拉斯则两盘淘汰8号种子辛纳,另外资格赛球员加斯顿逆转将布斯塔淘汰出局。  赛会3号种子西西帕斯在第一盘打完第6局后伤退,赛后希腊一哥表示不想透露手臂伤的具体细节。前两轮几乎没费太大力气便挺进16强的波普林将在第三轮中与达克沃斯隔网而战,这是他继首轮打德米纳尔后,在本次赛事遭遇的第二场澳大利亚内战。  弗里茨7-5/7-6(2)力挫5号种子卢布列夫,取得了个人对Top10球员的三连胜。弗里茨下一轮的对手将是10号种子诺里,后者6-3/6-4淘汰了美国大炮奥佩尔卡。  阿利亚西姆3-6/5-7不敌科普费尔后年终总决赛的希望也就此破灭,赛后加拿大人坦言自己打了一场糟糕的比赛。科普费尔第三轮将面对7号种子胡尔卡奇,后者两盘将资格赛球员保罗淘汰。  另一位资格赛球员吉隆则7-6(2)/7-6(4)将11号种子施瓦茨曼淘汰,连续两年在巴黎大师赛都挺进到了男单第三轮,吉隆将在第三轮挑战6号种子鲁德。  在一场青春风暴的对决中,18岁的西班牙小将阿尔卡拉斯7-6(1)/7-5击败了20岁的辛纳,这是阿尔卡拉斯在最近四项赛事中第三次战胜Top10球员,在美网他淘汰西西帕斯,维也纳公开赛又力克贝雷蒂尼。阿尔卡拉斯下一轮将面对加斯顿。  21岁的法国球手加斯顿本轮在面对布斯塔时,在首盘抢七大战3-7落败后,随即以6-4/7-5连赢两盘逆转淘汰西班牙老将,这是他继2020年法网击败瓦林卡、今年瑞士公开赛战胜加林后职业生涯第三次击败Top20球员,凭借这一胜加斯顿的世界排名也将进入前100行列。(Amber)  巴黎大师赛男单第三轮对阵  德约科维奇VS孟菲尔斯  诺里VS弗里茨  波普林VS达克沃斯  科普费尔VS胡尔卡奇  鲁德VS吉隆  迪米特洛夫VS兹维列夫  阿尔卡拉斯VS加斯顿  科达VS梅德韦杰夫

安切洛蒂:理解球迷不满 有时候嘘声可以唤醒我们

安切洛蒂:理解球迷不满 有时候嘘声可以唤醒我们
直播吧11月4日讯 在本轮欧冠小组赛的一场比赛中,皇马主场2-1战胜顿涅茨克矿工,赛后,皇马主帅安切洛蒂出席了新闻发布会,他谈到了关于本场比赛的一些话题。  ——伯纳乌的嘘声  我理解球迷们的嘘声,因为我熟悉这里的氛围,这是一座对主队提出很高要求的球场,我们今天开局不错,但之后表现有所下滑,侵略性不够,这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,球迷们有时可以用嘘声唤醒我们。  ——库尔图瓦、本泽马和维尼修斯是关键球员  他们确实比其他人表现得更加抢眼,我们是一支全员都在努力的球队,阿拉巴和米利唐同样踢得很好,我同意库尔图瓦、本泽马和维尼修斯本场的表现很耀眼,但皇马是一个团队。  ——只换了两个人  我们控制了比赛,但没有给对手造成多少威胁,我已经告诉球员们这些了,我换人是出于体能的原因,但我不想再换更多的人了。  ——阿扎尔  阿扎尔准备好了出场,他可能今天出场也可能本周六出场,他确实需要时间来找回最佳状态,我赛前考虑让他出场,但在最后阶段从战术考虑我放了一个边锋,阿扎尔更适合在里面。  ——皇马退得很靠后  矿工上半场一直在打我们的身后,并取得了一个进球,因此下半场我们退得更靠后。  ——维尼修斯的助攻  他的逼抢和传球都很棒。  ——阿森西奥和阿扎尔的情况  生气是正常现象,我理解,当球员没有出场或热身后没有被换上时发生的情形我都很清楚,我告诉球员们说他们不会被换上,很抱歉。马塞洛热身了40分钟,他赢得了4次欧冠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球员,我没有派上他是因为我看到本场比赛不需要他,这是主教练的工作,别人去谈这部分并不合适。

曝中超下赛季或恢复主客场 足协工作重心变成联赛

曝中超下赛季或恢复主客场 足协工作重心变成联赛
11月4日,广州日报记者丰臻在社交媒体上透露,明年的中超联赛有可能恢复成主客场制度。而足协的工作重心,也会由今年的国足变成明年的联赛。  由于疫情形势严峻,中超联赛已经连续在2020-2021、2021-2022赛季进行赛会制比赛,这一局面或将在下赛季迎来改观。记者丰臻在个人微博中透露:“中超下赛季恢复主客场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,毕竟2023要在中国办亚洲杯,你不能太不像话太与国际足球脱节。而且明年国家队的比赛都是友谊赛了,足协工作重点肯定得在联赛。 ”  对此球迷并不认同,有网友在评论区留言:“看能剩几支球队再说吧,还有没有中超联赛都不一定。”丰臻回复说:“肯定有的。就是你邯郸队天水队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队顶上来也得有啊。”  (二饼)